战戦戰

祝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世界里熠熠生辉

It's [not] a Twin Thing. by Heartslogos 速巫双子亲情向

Theia:

双子亲情向,背景Teddy/Billy


有少复Eli,Kate 红女巫快银出场


部分粗口


作者开放授权


原文链接:http://heartslogos.tumblr.com/post/89685771253/its-not-a-twin-thing


 


Summary:


四次Speed和Wiccan出乎意料的相似,一次那不是个意外。




-


 


“就是说一下,我们并不真的是兄弟”Tommy说,“不是说,我们可以是兄弟,但我们并不是,因为魔法灵魂之类的。即使我们真的是,我也是那个更酷的那个哥哥”


 


“抱歉,但是你怎么就是了?”Billy哼哼着,“请解释你的逻辑。”


 


Tommy摘着三明治的边缘,把棕色的面包边弹到Billy的盘子里。“好吧,第一,我更高”


 


“我们一样高。哪一部分特征——我是说双胞胎的特征——你没有?”


 


“你有雀斑,Billy。我们不一样。我的皮肤就像初雪一样纯净无暇——”


 


“我有雀斑的唯一原因是我保持静止的时间足够太阳照到我,呆瓜。”Billy哼出声。


 


“——我还是比你高!”


 


“也就高半厘米。而且那是因为你愚蠢的头发。”


 


“你的头发才蠢。”Tommy嘟囔,皱着他的鼻子。Billy翻了个白眼,啃着一截面包边,把Tommy 的盘子拉过来开始挑另一半三明治的边。“真恶心。”


 


“它们是最好的部分。”Billy抗议。


 


“你知道,对于两个声称和对方没有关系的人,你们倒是很容易就陷入那种模式里去。”Kate说,给了他们的盘子一个眼神。“你们经常那么做吗?”


 


“做什么?”Billy眨眼。Tommy伸手拿叉子戳Billy的腌黄瓜。


 


“像这样吃掉对方盘子里的东西?”


 


他们同时眨眨眼向下看,才觉得有些震惊。Tommy皱眉。“我从不吃面包边,它们尝起来很恶心”


 


Billy耸肩,“我总会吃掉我兄弟的面包边。


 


Kate咬着薯条哼哼。Billy说的也许是他的弟弟们,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对Tommy做同样的事。


 


男孩们耸耸肩,又回到了他们之前谁更大的争吵中。


 


他们一次都没有向下看他们在吃谁的盘子里的东西,或者谁在吃他们盘子里的东西。Kate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曾经坐下来讨论过他们的喜好,或者这只是本能,习惯。


 


她想知道Wanda是不是知道这个。


 


-


 


发短信给双胞胎中的任何一个都令人感到挫败,Eli想,他们不会向对方学习。如果是这样他就不用找Teddy帮他们解开他们像密码一样的短信好把它们翻译成可以理解的意思。


 


Billy的短信全是一整段的词语——没有缩写,没有大写,没有标点,没有表情符号,只有一整段的词语。Tommy——就像他甚至没有写整个句子的耐心,他的短信只有符号。


 


Eli不知道Teddy是怎么他妈的理解双胞胎的神秘语言的,但他希望他也能学会,因为坦白说这有点尴尬而且烦人,当他必须要给他的短信历史截图然后向Teddy寻求翻译。


 


“我问Tommy他能在几点接我去吃午饭,他只给我回了个笑脸和感叹号。”Eli说,Teddy正重新设置控制台好重玩一遍Dragon Age(龙腾世纪)。Teddy不知怎地对Alistair Theirin有种不健康的迷恋,而且如果Eli说他不明白他的魅力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Teddy接过手机瞟了一眼,“一般的时间,而且他很激动因为他有一个星期没有吃到油腻的不健康食物——Kaplan先生禁止他们吃快餐”


 


“你是个圣人,奇迹的创造者,一个自然造的怪胎,Altman。”Eli说,“你确定你的能力不包括——比如——解密吗?”


 


Teddy哼出声,“你会习惯的。再说,它没有那么难。”


 


“你一直这么说,但我还是在这里,还在问你为什么一些符号和数字8还有小写的c是在问Billy是要橙子还是葡萄的奶油汽水配他的汉堡”


 


“Billy一直都要橙子的。他特别喜欢那个。”Teddy笑道,“Tommy知道你现在应该懂更多了,因为最终Tommy会在Billy吃他的薯条和草莓奶昔时喝掉半瓶Billy的汽水。而且Tommy讨厌一切葡萄味的东西,再问他要橙子还是葡萄就是在侮辱你们的友情了”


 


“如果他们能——向对方学习一下,或者”Eli做了个砸的动作,“如果我们能把Billy吐词语的方式和Tommy对符号的热爱混在一起,我觉得我们队会少很多沟通问题。”


 


“你知道有趣的是什么吗?”Teddy在Dragon Age的开始界面在屏幕上亮起来的时候说。


 


“什么?”


 


“他们俩都对我说了一样的话。在不同的场合。”Teddy咧嘴一笑。“他们都觉得对方发短信的方式很可怕。”


 


“噢我的天。”Eli大笑,“他们都不知道。”


 


“不。”Teddy说,按着手柄。“所以——女性,森林精灵(Dalish),盗贼(rougue),还是我们要一直用人类男贵族(human male noble)玩下去,盗贼?”


 


“女性,精灵,盗贼。继续你的Alistair Theirin幻想吧,Altman。你个怪人。”


 


-


 


“他们真可爱。但是别告诉任何人我这么说了。”Kate说,Teddy轻柔地把Billy推过去一点。Billy皱了皱鼻子蜷缩了一下,挤到了Tommy,他嘟囔着。


 


“你能相信Kaplan太太说过这个但是他们并没有相信她吗?就像她在对他们说谎?”Teddy说。Eli抬起一条眉毛。“对吧,为什么她要说谎啊?我觉得Tommy还是不怎么相信这整个魔法双胞胎投胎的事,Billy只是觉得尴尬而且不想让Tommy觉得不好”


 


“所以。他们会睡成一团而他们自己不知道?”


 


“不。”


 


他们三个交换了一个喜爱的眼神,然后向下看向睡着的一对。由于紧急线路不是被关闭就是过于拥挤,Tommy之前一直在战斗现场和最近的医院之间跑来跑去传递消息。Billy则不停地使用大规模的传送咒语来摆脱废墟并根据Tommy给的方向转移受伤的人。


 


(“这边!这里更稳定而且已经清理过了——还有这些人要去市中的分流中心,一楼的旁边一点——”


 


“好了!我之前去过这些医院,我知道要把他们送去哪里,Speed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细节——”


 


“我知道,就是以防万一。万一你——比如——漏掉某个人的一条腿呢?真恶心,Wiccan。真恶心。”


 


“噢我的天哪,我可以做的比那更好,你个混蛋!”)


 


—当复仇者们说他们可以停下的时候,双胞胎累的都要站不稳了。


 


他们甚至没能换掉他们的制服就倒在复仇者大厦里了。


 


Billy蜷缩在右边,Tommy仿佛是他的镜像一般,他们的嘴巴在睡梦中张开,浑身上下沾满了煤灰血迹和尘土。Kate叹了口气。


 


“这床单就是个灾难。”


 


“你竟然在抱怨床单?”Eli用鼻子哼出声,“那我们的制服呢?”


 


“这床单是我从家里带来的。”Kate说,“它们很舒服。这简直就是浪费。我是说——”她对着自己挥了下手,“我可以预料我的制服最终会变成一团糟。我可以预料到这种事的发生。但是我没有每当纽约陷入危机的时候都要换一张新床单的预算”


 


“你的计算错误。”Teddy打趣道。


 


双胞胎们都在睡梦中喃喃着什么——他们甚至在同时抽动了一下,在贴向对方的时候皱着眉。他们之间并没有接触,但是他们的手的姿势看起来就像他们正抓着对方。


 


(Billy手朝下,喘息着说着什么。Tommy的手向上,手指在空气中抽动。Billy的脸埋在枕头里,Tommy轻微的面向上方。)


 


Kate叹气,剥掉她的靴子,躺到Tommy背后,“好吧反正它已经毁了。”


 


“我们并不能全挤进那张床上。”Eli指出这个事实,但他太累了以至于不能对这个主意提出抗议。


 


“这张床单已经被毁了,而我不想一次买三张新床单。”Kate回答,闭上眼睛躺着,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再说。如果我们都睡在同一张床上可以减少他们在醒来的时发现他们难以置信的可爱的’灵魂双胞胎睡成一团’睡姿的尴尬。”


 


“那样它就是团队关系的表现而不是魔法产物了。”Teddy从Billy那边说,打着哈欠。“你真是个天才,Kate。”


 


“这就是为什么她是队长。”Eli同意道,不知怎么找了个办法把自己塞进了仅剩的空间。“也许我们应该买个更大的床。”


 


-


 


“你知道,姐姐。他们很像我们。”Pietro说,他看着Billy向Tommy伸手试图抢过遥控器。这很奇怪——这些家族聚会。但是它——它很有意思,学着去了解这些他觉得不会存在的侄子们,再次和他的姐姐在一起。了解他的侄子们现在的生活,看着他们作为普通青少年。


 


Pietro和Wanda在Billy向Tommy射出一股魔法时移开目光,因为Tommy带着遥控器和Billy征用的毯子快速移到沙发的另一边不让Billy够到他。


 


“Billy总让我想起你。”Wanda说,Pietro投给她一个眼神。


 


“你是把自己的孩子弄混了吗?虽然他们是很像,但——”


 


Wanda哼声打断他,“Billy像个哥哥。他很有耐心。”


 


Pietro甚至都不想回答,因为他不用看都知道Billy正把Tommy悬浮在半空中来防止他逃跑。


 


-我想让Tommy不要动我想让Tommy不要动我想让Tommy不要动-


 


“哦我的天,你这个作弊的骗子,作弊作弊!”


 


Wanda耸肩,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你得承认Tommy把Billy训练得很好。”


 


“训练。”Pietro面无表情地说。


 


Wanda点头。Pietro回过头,Tommy在沙发的一头生闷气。Billy不见了,Pietro抬起头,几秒钟之后Billy从厨房回来,无言地递给Tommy一瓶可怕的黄绿色的东西。


 


Tommy从他双胞胎兄弟手里抢过它,在沙发上展开自己,头躺在Billy大腿上,看起来既满足又安慰。


 


Billy一只手放在Tommy头发上,拿着遥控器调回了他们之前正在看的电影。


 


“训练。”Wanda重复着。“我几乎一生都和你在一起,弟弟。即使是我也得承认至少在我们八岁之前我都没有把你训练得这么好。”


 


“我没有被训练。”Pietro低声嘟囔,但仍然乖乖的伸出手等着接过Wanda的大衣和包好把它们挂在门旁。


 


-


 


“你疯了吗?”Billy在他们关上门的后一秒爆发出来。Tommy站在原地对他怒目而视,一反常态的没有动来动去,“你可能会死Tommy!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个,但是巫术并不在我的能力范围里!”


 


Tommy绷紧他的下巴,在Billy凑上来时几乎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是个极速者,Tommy!你从危险中跑开或者你他妈的躲开它。你不能直接面对它!你不能——上帝啊,Tommy,你那天杀的制服上没有盔甲。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会做什么如果他们——”


-


“那么你呢?”Tommy厉声说,快速爆发出一大段话,他的手势快的都模糊起来。Billy抽出手来抓住Tommy的腰,当真的抓到时他有些惊讶。


 


“Tommy慢点,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就是他妈的为什么你个笨蛋!你不懂我。”Tommy大喊,另一只手握成拳抵在Billy的制服上。“你——我?我?我会快速治愈,你个混蛋。那么你呢?该死的,Billy。你是我的小弟弟——你觉得我会让你受伤?你是家人。你是我的全部,如果你觉得我会就站在那里看着你被他妈用该死的慢动作炸飞那么你完全不能懂——”


 


Billy嘶声说—“噢所以你现在相信我们是兄弟了?”


 


“我不知道我相信什么,除了如果我要失去你我就会失去我天杀的理智并让那天看起来像在他妈的公园里散步那样!”Tommy咆哮着,睁大眼睛,他的手在颤抖。“放开我Billy。”


 


“不。”Billy吼回去,用手捏紧Tommy的腰。“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我以为—操。”


 


Billy也在颤抖,他们都发着抖,他们拥抱着彼此,这是个充满感伤和情感的拥抱,过一会儿他们肯定要否认这件事—


 


“记得当——当Pete舅舅在拉脱维亚抓住你的时候,我没有思考就开始跑了。我从不会思考,那既蠢又烦。我不能思考。我就是感到你有危险所以我害怕了,因为你是我兄弟,而我从不知道我有个兄弟,你个混蛋。那不公平。上帝,如果我要在认识你一年之内就失去你?我知道那很智障,我知道我不应该用这个词,但是我想不到其它的词,因为我差点就要失去你了Billy。你愚蠢的没有自我保护意识,你知道吧?我才应该是这里的鲁莽坏男孩你个书呆子。”Tommy埋在Billy的肩膀里说。“你怎么他妈的从不跑呢?你是我的兄弟,而且是全宇宙中最牛逼的人之一,为什么你不会做聪明的事逃跑呢?”


 


“我不跑是因为我知道你会为我而来,因为你是我兄弟。而且我知道,我知道——这很蠢但是我不需要怀疑,我知道我们才认识对方一段时间,但是我觉得我就是知道。我知道你回来找我,我也害怕,因为你太无所畏惧。我可以治疗别人,我可以把人变成果冻或者召唤闪电。但是你知道在战场上找到你有多难吗?我试这要一直看着你但是这太难了,你太快得我无法找到你。如果我在试图保护你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你,如果你因为我没看到对的地方死了。我从没在Teddy身上发现这么多问题,但话又说回来,他是绿色的有事这个星球上最英俊的人。你又绿又白还是一道模糊,试着看着你让我眼睛痛。”Billy说,手指在Tommy肩膀的材料上轻轻滑过。“Tommy——跑啊,为什么你从不会跑向另一边做点聪明的安全选择呢,我没事的。我会没事的。我保证,我没事的,我也许是个牛逼的人,但这样你就是那个更酷的人,因为你的头发棒呆了,即使我取笑它让你看起来像个老人,所以求你别生气,我差点就失去你了”


 


“神啊。”Tommy说,他的声音嘶哑开裂,它们像互相碰撞着发出声音。“我才跟你在一起呆了几个月我就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帽贝。”


 


“闭嘴。”Billy咕哝,“在遇到你之前我可不知道我要在十八岁之前得心脏病。”Billy停顿了一下。“你别想再否认我们的兄弟情。”


 


他们滑到地板上,交缠的四肢不知怎么让他们感觉很好。Tommy笑出声,然后Billy也笑了。他们都坐在地板上,笑着依偎在一起。听起来就像正在死去的大象。


 


“别再管我们的神奇灵魂关系叫兄弟情了。”Tommy笑得呛住,“上帝,你让它听起来太呃。”


 


“注意你的用语,Tommy。”Billy打趣道,戳在Tommy身边。


 


“你才注意你的用语,Billy。”Tommy停顿了一些,“我们大概应该放开了。”


 


Billy在Tommy肩上点头。“是啊。”


 


他们俩都没放手。


 


“再过几分钟。”Tommy说,“我的心跳还很快。”


 


“对,我可以感受到。”


 


“你的也是。”


 


“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觉得好像刚跑完马拉松。”Tommy哼哼着。


 


“你知道——”


 


“不,Tommy。我不要去报名参加波士顿马拉松。”Billy把他的下巴压向Tommy的肩膀。


 


“啊哦,来嘛。”


 


“Tommy,不。”


 


END





呜呜呜书终于到啦!还没看,我先激动一下![升天]
表白太太!!!!!!(๑•̀ㅂ•́)و♡
辛苦啦xx @東陵馬  @妍无玉

赞美太太!!!

五倍根号四:

依然是把场景作业搥成21xd
@战戦戰 的点图
xd想着小迪克是个纯洁又美好的虔诚的信徒
他在教堂后面第一次遇到了恶魔杰森,杰森在试图让迪克堕落,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帮神考验那人的心灵xd结果跟着迪克很多年他都没有成功xdddd

其实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想的是什么鬼

-Schnitzel-:

被仇恨吞噬的机器人




..让老师说一次回家看看吧!

【子分中心】“Capreae” - “女妖号” Chapter 29 多事之秋(下)

後番茄楽園:

Chapter 29 多事之秋(下)


这世上女子无数,有胆量从霍兰德家中无缘无故夜半失踪的却不多。只消想想这位女士能去的地方,霍兰德便随手抓了一件外套火速往海军驻所赶去……卫兵回避闪烁的神色告知了一切,果真不出霍兰德所料。


今晚会是一个不眠夜。


罗维诺·瓦尔加斯自然知道,也清楚像他这样的大盗上路的阵仗必定隆重。这推断业已从门边摆凉了的丰盛异常的牢饭还有被和牢饭一同送来的繁复衣裳这两处得到了证实。他已知自己离死不远了,最粗最牢的绞索等着他,他的医生违心地与他玩笑,说那绳索远没有加洛特绞刑来得庄重,配不上他自土耳其人处继承的权力与荣光。罗维诺反而嫌弃后者徒有匹配国王的美名,毕竟是那样缓慢折磨受刑者的绞杀,又几时当真留下过坐上它的大人物们的宝相庄严?


这是他与亚瑟·柯克兰医生说过的最后几句话了。医生在前一天的午前屈尊到这牢里来向他道别。罗维诺发自肺腑地感激医生为他看病时的仔细周全,为医生念了一首短诗,又告知医生短诗的出处。医生随即与他拜别,当下——罗维诺猜想——应当是已经身在某一条远离皇家港的船上了。


罗维诺只想到这儿。他并不去推想这短诗将会带给亚瑟·柯克兰的福祸,毕竟这是那位医生自己的选择。福祸皆是医生的因果,自有那人自己去承受,就像罗维诺此刻晒着月光等候着被送上绞刑台一样。


然而纵使他猜中了这前面许多,却也想不到他今夜还有另一番不得安宁。他竟不能安静等死,如此夜里,他这牢房居然还有好几位不速之客。


“小姐,这都多晚了?”


安东尼奥的话音响起来的时候,饶是罗维诺也不免打了个激灵,牢门外的贝露则更为不妙,即便她外罩的斗篷厚实,可以隐藏许多紧张,也阻止不了安东尼奥吓人的声音。


“霍兰德竟然照顾不好您,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上校大人言重了,”贝露稳住了嗓音,“您又怎知霍兰德大人不曾护送我来呢?我一个小小侍女,总不可能独自进到这里来,而不闹出些什么动静。”


“可巧,我来时留意了外头可没有马车。像您这样的女士在深夜里走路,霍兰德可不能做出这样冒失的事情。”


“这你倒是说对了。”


又一个声音从安东尼奥身后传来,正是霍兰德,他身旁还站着一名神色不安的士兵,看见安东尼奥就敬礼报告,说自己值的是十分钟之前的岗,临换班之前受霍兰德的吩咐放进了这位小姐,换班时却忘记向同僚招呼,以至于产生了十分不妙的误会。他眼下坦承失误,愿意扣除一个星期的薪水做罚用以弥补。


安东尼奥听过这解释,眉头越发拧起,仍旧怀疑:“更深露重,您带着这位小姐骑马来探监吗?”霍兰德则站到贝露跟前回话:“到底是来见明日就要受死的大海盗,我们可没有总督府上那样的底气,可以撑起光天白日里乘坐四驾马车大驾光临的排场。”安东尼奥对此不置可否,霍兰德也懒得再与他废话,只管好贝露,用不容异议的语气对她说:“好了,女士,你现在已经见过这人了。我听从了您的愿望,该您开始听从我了。”


霍兰德并不给贝露回答的余地,拉扯了她就转身要走,又仿佛随意地向安东尼奥道晚安,言:“你也来与这位先生话别?”安东尼奥一闪而过的神色古怪没有逃过霍兰德的眼睛,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三人今天都来过这里。我同女士先回去了。留下些时间给你们独处罢!”


安东尼奥听了,竟向霍兰德恨恨地剜了一眼,但终究只能选择与霍兰德两人一道离开去了。


良久,这原就该僻静的地方又响起一声叹息。这叹息里裹含的情义太多了,人类众多的词汇语言都难以表述,甚至不足这情义的十分之一。




“真不知是哪一朝兴起的恶毒娱乐,看见有人要死去,竟然热闹得要举行祭典来了!”


费里西亚诺站在高处向下望,最为醒目的是绞架,绞架周围有乌泱泱的人,摩肩接踵交头接耳,喧闹声配上迫不及待等着好戏的兴奋神色,“惹人生厌!”


总督听见了他这般很恨地抱怨,不赞同地喝止了一声。费力西亚诺听见了,只背转头去,跟嘴巴一同紧闭的还有那一双泛红的眼睛。安东尼奥来时正巧看见了这一幕,暗中也紧捏了一把拳头,好歹才能不动声色地同这两位先客打过招呼,这才走到自己的位置跟前坐落下去,同样闭上眼睛,好养护一下昨夜里跟霍兰德周旋到逼近凌晨时候几乎损耗殆尽的精神。后者随他而来,神色同样难看。不过总督更诧异随同两位军官到场的女士!他记得这个姑娘,随同罗维诺在总督府上服侍过一段时日……总督尤记得她那时活泼,可与今日的憔悴绝望判若两人。


总督自然想不到,为了防止贝露再有图谋,霍兰德居然凌晨押着她回到住所就极为无礼地掀了这女士的裙角,在从脚踝往小腿捆了三道粗且牢的绳结,大大地阻碍了她奔跑的自由。眼下这三道绳结都被盖在裙子底下,他与她谁也不说,外人是决然无法想象得到的。


这些人聚齐了,各自存了心事,无人愿意打个招呼。总督府上一名侍从不得不穿过这一片尴尬前来报告:囚车已经出发了。总督挥手让人退下,并不在意那边厢——霍兰德皱了眉,安东尼奥往这里打量——最终又默契地沉默起来,没有一句声响。


 


囚车确是出发了。


罗维诺坐在车厢里随着颠簸摇晃……他心中已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很了解自己走的这条路,难行又狭窄,又有许多屏障阻挡在前,他翻过了一道又一道。为自己能活着走得更远些,他伤过许多人的性命,如今轮到他自己了,没有什么可不甘的……不过是如今终于走到死路里了——




——车却忽然停了下来。


罗维诺瞧着眼前打开车门的人面色古怪。他见了那人身后景致,忽而心中一动,这显然不是通往刑场的路。


这人也不是应当出现在这里的人。


“汤玛士?”


罗维诺姑且凭记忆试探着唤了个名字,对方便更加恭谨起来,要将罗维诺请下车……这是什么戏码罗维诺自然心中有数。他并不马上下去,只在车中严词问:你们带来的是什么人?


答案是一个孝子,为家里的赌鬼抵债。


海盗船长气笑了。


罗维诺一把将这衷心诚恳为总督府上服务的青年推出了车,牢牢拉起车门,又脚蹬车夫所在的位置,砰砰两声。那车夫是两个小兵,迫于总督府上的赫赫威势应下了这事,却早在心中后悔七分!如今一见事不能成,更想要将功抵罪守住自己的饭碗,当场逃也似得驾车回往刑场的路去了。


囚车抵达得仍旧准时。刑场的士兵虽震惊于车锁不见踪影,见到死刑犯好端端坐在车内还是大松了一口气。然而马上又为后者一句“辛苦”的慰问把心提上了嗓子眼儿。罗维诺好整以暇地瞧着这些人——下了囚车——又好整以暇地望过了来看这热闹的所有人……他的目光终于扫到了高处——


他看见了……


他看见了贝露灿灿的金发;也看见她掩面屈起身来……他又在心底哀叹了一声“傻姑娘”;他也看见了霍兰德,看见他对那女孩儿是照顾的……这多少减去了他心里几分牵挂;


他看见了子爵激动地站立起来,带着无以复加的震惊之色;当他每向前走一段路,子爵就随同他前行一步;总督也随即与他同来……他已然老去了的祖父啊!这使他紧紧闭眼了,纵然他心底催促他再看看罢!再看一眼家人!他到底闭着眼睛往前行了长久的几步路,才又得了贪婪鼓足来的勇气回过头,他们已经不能再跟随,这并不使他心中悲痛,能得见这最后一面,没有什么不满足了。


 


没有什么不满足了。


 


女妖号的船长站上了绞刑台,仰起头,最后望向那高处……他看见了。看见那捕捉到他的军官终于胆敢立到最靠前的位置来;绞索挂上了他的脖子,并不能把他的肩膀压垮下一分;他不再向那一处望了,只高高地将头扬起来……




——“瞧啊,多好的天气。”


晴空碧蓝有如宝石色,不逊于海……这也是他的故处……


 


君父的海港之城啊!远海的黄金之都!降落吾于尘世之地……




——“……………………”






 


“Capreae” - “女妖号” 




      Chapter 29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

LEON:

七月初酒:

管不住计几的手

自从看了原初E204的镜像世界之后再也停不下来

眼泪哔哔哔的流QAQ

LEON:

Jelly.Rs🍮:

好久不撸图草了个小小漫,ST全员给离开的小卷毛送礼物~you r my precious one自家爱豆的这句歌词在这里特别合适。不想虐,只想回忆起你的时候,都是软软暖暖的感觉~ LLAP~

我觉得自己还是蛮吊的照下来用手机截(其实只是你忘了照)

slash-cat:

❤Happy birthday to Tobey Maguire❤

最喜欢的八个角色

《冰风暴》Paul Hood 妹妹头小乖男

《奔腾年代》Red Pollard 热血瘸脚小骑师

《欢乐谷》Bud Parker 嘴炮小宅男

《苹果酒屋法则》Homer Wells 治愈系小医生

《奇迹小子》James Leer 神经质小腹黑

《蜘蛛侠》Peter Parker 大天使小蜘蛛

《兄弟》Sam Cahill 暴躁大兵哥

《了不起的盖茨比》Nick Carraway 禁欲小名媛绅士

不信邪:

前几天还想着等Beyond上了有没有一点chulu糖吃,今早一睁眼社交网络爆炸,所有人都发截图告诉我说他出车祸去世了,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那些消息,看到John的推才相信是真的。把演员跟角色捆绑起来很不理智,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契科夫。现在再说多喜欢多喜欢没什么意义了,只是感谢他。R.I.P.


小尖儿:



Kaptain on bridge.

Gone too soon.




径庭:







昨天睡得很早,今天起得也很早,翻出微博,零星看到几条说Anton去世。当时大概还不是难以置信,而是不怎么相信。收拾好东西上课,心里不踏实,两三分钟就刷一下微博。然后看到消息渐渐多了,才知道:哦,Anton真的去世了。








心里很蒙。








和尖儿发语音时半是气半是颤,说:“这都什么,能不能继续给我看抖森和霉霉谈恋爱啊。”








我算不上是Anton的粉,但我十分喜欢他饰演的Chekov。除去Jim和Spock,他是我在AOS电影中最喜欢的角色。我每次重温电影时,仍会来回倒着看,听他口音十分浓重到电脑无法识别的密码,还有Bones皱着眉头问孩子你多大了?然后他一脸诚实地回答“十七岁,先生。”因为太有趣太可爱,所以我去查了查演员资料,原来当时演ST11的时候他也就20岁。








而且英语说得很好。








我原来还和基友特别严肃地吐槽,说你看ST里面的传送系统,最开始Sulu和Jim抱着,速度那么快往下掉,Chekov能把他俩弄上来,后来Amanda为什么没传送上来?之后说系统眼中损坏,不能把Khan传上来,但是能把Spock传下去,那抓住了Khan之后,那么紧急的时刻,难道他们是跑回企业号的?而且传送是用定位坐标点,Uhura当时传送到高速移动的垃圾车上,Chekov输坐标时还顺便算上了这几秒的移动距离?总之当时的吐槽结论就是:企业号的传送系统,由Pasha决定传谁上来不传谁上来。








当然这只是说笑,编剧说了算。








我入坑晚,所以想等ST13出来后做个吐槽集合,连名字都想好了。








中午匆匆又找出ST11和12看了Chekov的片段。想,他真年轻,笑起来真可爱,舰桥之宠非他莫属,眼睛小鹿一般,跳脱又活泼。








不过“知道”和“意识到”又是两回事。直到看到Karl和John Cho的推,大概这个事实才进了心。








I can't believe it, I'm fckn hurting bad.








I'm in ruins.








然后就突然意识到,他已经不在了啊。








难过随着这两句话劈进心,连着胃一起。








因为他太年轻了,年轻到我以为AOS的剧组会在几十年,至少十几年后才开始有船员离开。舰桥上的剧照让他们看着就像一个大家庭。仿佛只要互相扶持,就那么圆满,再多的艰难困苦也能化险为夷,能一起说笑着勇踏无人之地。距离ST13上映没多久了,之前说要拖家带口,拉着闺蜜一起二刷三刷四刷ST13。现在只想一个人偷偷去电影院。可能看到他顶着一头金色的小卷毛,笑着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眼泪就会掉下来。因为越是看到他在电影中鲜活的身影,就越能意识到,他已经是属于过去的人了。他是可以用到过去式和“音容笑貌”这种成语的人了。他身上的时间已经停止了。








他再也没有以后了。








浩瀚宇宙无边,银河如千丈白练。我想到的仍是雷神中Frigga逝去后幻化为点点莹光,融入璀璨星河的场景。








再多的话语也是徒劳。








只愿你去时少苦痛,早安息。








Rest in peace,An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