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戦戰

祝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世界里熠熠生辉

【亲子分】我的第一个以及最后一个恋人

无期:

我的第一个以及最后一个恋人


CP:亲子分


文总汇




“老实说,我也不太记得我是怎么认识他的了,他是突然闯进我的生活里来的,就像是你出去野营,猝不及防的遇到一场流星雨。目力所及的漫山遍野的花都被照亮了。


“我克制不住自己去想他,该死的。尽管我嘴上不说,可我的的确确一直都在想他。在街上,我甚至有时候会期望在下一个街角遇到他,再假装漫不经心的问个好,也许我还能把他的名字问来。我记得,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安东尼奥。


“奇迹女神是保佑我的,我感谢她。我无意间得知他每个周六晚上都会去一家弗拉门戈俱乐部,我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我有个弟弟,不提他的名字也没什么关系,他在那家俱乐部打暑期工,他说俱乐部里有个男人可真是迷人。我不理他,因为我当时脑子里全是安东尼奥,他继续描述着那个男人的外貌,我只听见了最重要的一句:‘他的眼睛可真好看,不过我也说不好那是什么颜色,介于橄榄绿和明黄之间,哥哥你可真该去看一眼,那是很漂亮的一种颜色。’是的,我应该去看一眼。我想起我心爱的安东尼奥的眼睛也是那样的。


“之后事情有些磕磕绊绊,但总的来说还算顺利。我说服弟弟把他的制服给我,我代替他去上一天班,我们俩换成彼此的发型之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领班没有发现换了人,我很开心。我端着银色餐盘在舞池边转悠想碰碰运气,结果我真的见到了安东尼奥,他就在舞池中央。


“老天,我真希望你也能看见那个场景。他穿着一件大红的风衣。他的皮肤是古铜色,可他穿大红色,我敢发誓,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别人’都要好看。他搂着一个舞伴(其实当时我有点嫉妒她),轻盈灵活的带着她在舞池里游走,风衣下摆翩翩。背景里的音乐就像是奏给他一个人的,没有人比他耀眼,他像是颗明亮的流星。


“一舞终了,他从舞池里走出来。他把他的大衣脱给我,我看见他解开扣子的衬衫下细密晶莹的汗珠。他的舞伴没有跟着他一起,我很好奇但并没有多问。他问我今天怎么换人了,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能分出我们俩。我扭过头不敢看他,因为我知道我一撒谎脸就会红的像被流星照亮的野花。我结结巴巴的说,‘费里西安诺他…身体…所以…我…来给他代班。’我知道我说了也像没说一样,可我还是松了口气。他摸了摸我的发顶笑着对我说,‘你可爱的像个番茄。’


“然后一切都有了。他知道了我叫罗维诺,我也知道了他叫安东尼奥。我搬了出来和他一起住。他说他家门口的小花园里种满了番茄,我反驳到那就是块菜园。他耸耸肩说‘亲爱的,如果你不喜欢,你也可以种花,可你一定也要给我留块地方种番茄,好吗?’


“其实我也不是很在意门口的花园。我是个粗心大意的人,我把种子撒下去之后几乎没怎么管过事儿。安东尼奥负责照顾它们。他给它们浇水,施肥,喷洒驱虫药水,修剪枝条。我要做的只是在花开了的时候缠着他一起去窗口赏花或者把他种的番茄变成一道道菜。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绝对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他第一次带着我去费里打工的那家俱乐部时不少人议论纷纷。他就是抱着我,耐心的告诉我下一个脚步应该落在哪,他一点也不在意周围的议论或者是我到底踩了他多少次。


“我不由自主的去依赖他。


“继荷兰和比利时宣布同性恋婚姻合法后,西班牙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他拿着一个恶趣味但是我很喜欢的番茄形钻戒单膝跪在我面前时我喜极而泣。屋子里灯早就关了,只有借着通过落地窗投进来的月光,他的影子在地毯上拖得好长好长。


“我答应了他,他给我戴上戒指抱起我转圈,我真的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而且不是因为离心力。


“在我脑子里距离变成一片浆糊之前一秒钟,我看见—不知道安东尼奥看不看的见—窗外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新鲜的生命,爱的唏嘘,


只能得知他的口中,


只能来自他的呼吸。




FIN.



评论

热度(36)

  1. Alice's rabbit无期 转载了此文字
  2. 战戦戰无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