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戦戰

祝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世界里熠熠生辉

关于亲子分的小段子之三

绅士海皮皮:

怕更新看不到还是重新开个吧√


今天有时间在寝室弄论文所以悄悄码了个字,不过长度都算是短篇了【。


感谢看文,祝愉快❤




03


午后【书迷亲分x大作家子分】




午后,两点半。


叩门声准时响起,罗维诺再次对着镜子整理一下衬衫外的毛衣外套。然后小跑着穿过整洁的客厅,飘散咖啡的浓厚香味的厨房,红木地板铺成的走廊。


抵达发出声响的门口时,他再次摸摸自己的头发,又拽了拽衣服。开门的时候,他的胸脯还在因为刚刚奔跑有着些许的起伏。


“Hello罗维诺~”


缓慢进入春天的晚冬,阳光有着母亲般温柔爱抚的暖意,轻轻洒在水泥地上,蔓延往前。直到安东尼奥的背上也披上光晕,温暖或许会传染,罗维诺的眼里映入面前男人的笑容,空气里的冰凉瞬间消失。


“怎么才来?”尽管时钟刚好指着两点三十一,罗维诺还是不满地瘪瘪嘴,“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是是是,大作家罗维诺大人。下次一定来早一点。”安东尼奥笑意渐浓,他提起手中包装精致的小盒子,得意地抬抬下巴,“小罗维亲自泡的咖啡,配上亲分做的甜点一定不错。”


罗维诺微恼,他不客气地回嘴,“谁给你泡了,我只是顺便。”说罢,又小跑着进去厨房。


“好啦,慢点跑别摔着。”




三点。


慵懒与惬意是这段时间的主要基调。前院那颗参天的老树底下,阳光穿过树叶斑驳成光点。罗维诺和安东尼奥正静静坐着,一人捧着一本书。


视线正与书本难舍难分的罗维诺用余光瞥着面前的杯子蛋糕,拿起啃了一口,津津有味地继续捧着书。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的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罗维诺接下安东尼奥的话,他还是全神贯注地盯着书本,嘴唇翕动,“博尔赫斯的英文诗两首,怎么,你今天想跟我说这个?”


安东尼奥合上书,他的视线一直注视眼前的罗维诺,只是笑着没有说话。


视线在身上停留太久,罗维诺也觉得不自在,不情愿地挪开目光望着安东尼奥,“你傻笑什么?”


“笑你呀。”安东尼奥抿了口咖啡,甜腻爽口的奶泡紧紧密密地黏住嘴唇。安东抬起头,上唇沾满一条白色的线,他傻兮兮地咧嘴,“现在亲分跟罗维诺一样啦!”


罗维诺这才知道他在笑自己的嘴边的蛋糕屑,刚准备气急败坏地拿手去抹然后大骂一顿对面坏心眼的家伙,却反被嬉皮笑脸的安东尼奥拽住了手。


他半边身子跨越了茶几,明亮的橄榄绿眸子就在罗维诺几厘米的地方眨巴着,握住他手腕的大手十分有力,灼烧的温度以两人接触的地方为中心,四处散开。


“罗维诺,亲分有没有说过你脸红的时候好像个番茄?”安东尼奥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上扬的唇线在脸颊下有个戏谑的弯度,健康黝深的肤色象征着无限的活力,脖颈处微凹进去的弧度一直延伸到微微敞开的衣领处,然后便跌进阴影里。


“番茄你个……”罗维诺顿时反应到现在的状况,他用力地想挣开安东尼奥的手。


“哎呀别急,先把嘴擦擦,”安东尼奥另一只手捻着纸巾,抬手靠近罗维诺的脸,“早就跟你说过了,用衣袖擦嘴不干净。你实在是个大作家,怎么没有一点作家的气质呢?”


“谁说……”


话语再次被打断,安东尼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修长的手指放在嘴唇上的样子格外好看,罗维诺竟然有点发怔,老老实实地没有反抗。


安东尼奥擦拭的动作十万分地仔细和认真,夹着桌子距离不太舒服他也丝毫不在意,缓而轻地慢慢擦拭着罗维诺沾满屑子的嘴角,像对待一副馆藏的艺术品,极度严谨而郑重。而那双眼睛里流泻出的柔和,又使得他像创造这个艺术品的艺术家,怜爱而疼惜。


咖啡和蛋糕的黏腻一丝丝渗进空气里,和这样惬意的时光融合在一起,徐徐流动着。




五点半。


渐进黄昏,阳光里的暖和也收敛了些,冬日真实的面目即将来临,夜晚凛冽的风,估计还有冬季最后的一场雪。


“太阳要落山了啊。”


安东尼奥回头凝望远方的山峦,橘黄的太阳正一点点地下落着。


“嗯。”


两人已经讨论完了几首诗,但罗维诺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目光总是有点失焦。


“小罗维,亲分要走咯?期待你的新书呢,亲分一定要是第一个读者噢!”


“走”字就这么蹿进了罗维诺的耳朵里,他抬起头,浅棕的眼睛里闪烁着光,可能又想到了刚刚的画面,容易害羞的他又红着脸别开视线,嘟嘟囔囔地说话,“等……等会儿,可以吃个晚饭……”


“嗯?”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没听清,安东尼奥发出个疑惑的单音。


“我说……”


“不行噢,亲分凌晨有航班飞英国,公司里的调遣,你不记得了?昨天还跟你提过的。”安东尼奥打断罗维诺的支支吾吾,或许是错觉,拒绝的语气好像过于强硬了。


罗维诺不解地瞪着他,没再说话,站起身开始收起盘子。不温柔的动作让盘子和杯子互相撞击着发出脆响。


“罗维诺……”安东尼奥上前一步,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叠好盘子,罗维诺端起便转身朝家门走去,脚步愈来愈快,要不是碍于手里的东西,他恨不得跑起来。盘子因为过于颠簸的步伐叮当作响,上头的杯子更是摇摇欲坠。


天仿佛一下子就黑了下来,那株参天的古树不像下午那般慈祥和蔼,在夜晚更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


并不明白此刻在想什么,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罗维诺只是想回到家关上门,然后安静地在他那张叠着羊毛垫子的躺椅上睡一觉。


“我给你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悟力,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脑海中吟起今天一直在讨论的诗歌,是个充满柔情的熟悉的男声,在耳边低低念着,挥之不去。


这究竟是种怎样的心情?罗维诺很想用文字写出来,可他绞尽脑汁都无法用恰当的词语来形容,他甚至质疑他自己,是不是江郎才尽,词汇枯竭。


离家门口还有短短几步,他的步子却慢了下来。尽管他的心不停在催促着他跨进门,可身后好像有什么巨大而强劲的力量拖住了身体,他不忍心再往前踏一步。


这究竟是种怎样的心情?罗维诺死死咬住牙根,他从未感受过,也还是没有在脑中搜索到任何一个恰当的描写。


直到背后那个人声响起,喊着他最熟谙的一个词。


“罗维诺!”


一阵脚步摩擦地面的剧烈响声,罗维诺的心脏跟随着那个声音越跳越快,在声音猛地停下时,他的心脏也差点停跳。


“罗维诺,抱歉。抱歉抱歉,亲分很抱歉。”


安东尼奥不断重复着一个词,他的话语里充斥着罗维诺从来没有听过的慌乱。


“抱歉。亲分刚刚不该那么说话,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罗维诺心想。他才没有生气,他为什么要生气?


“抱歉,因为亲分不知道,准确的说是不确定一件事情。所以……”


罗维诺愣愣地转过身,他凝视着安东尼奥的双眼,惊讶地发现里面有因为过于激动而涌动在眼眶旁的水珠。


“罗维诺……亲分不希望你讨厌我,但是能听亲分说句话吗。”


这不是在听吗?罗维诺心里默默念叨着。


可时间走得好慢,慢得连安东脸上睫毛的扫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罗维诺,亲分喜欢上你了。”


帅气俊朗的青年,此刻却因为过分的羞涩和故作坚定的古怪变得有点傻里傻气。时间终于停滞,谁又能知道它什么时候又再次流动呢。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诗歌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静静地、轻轻地,是个熟悉的男声,是安东尼奥的声音。




END


那天下午快到末梢


我正习惯地向你说再见


一种要离开你时的模糊的痛苦


让我懂得我已经爱上了你


——莱奥波尔多·卢戈内斯《幸运的灵魂》













评论

热度(21)

  1. 战戦戰啊球大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