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戦戰

祝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世界里熠熠生辉

【jaydick】唤醒一只知更鸟5【完】

枭儿:

CHAPTER FIVE


时空转换,现在杰森已经很习惯这个了。他不知道接下来出现的又会是什么场景,内心中隐约产生了一种抗拒。


只有当真正意义上的参与了对方的生活,陪伴对方走过人生的几次转折,杰森·陶德才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实际上并不了解迪克·格雷森。


迪克其实很脆弱,但他从未让任何人知道这一点。


越是深入下去就越能感觉到迪克的脆弱无助,不断冲击着杰森印象里那个乐观坚强的形象。这让杰森把思考的问题从“那么坚强的迪克为何会中招”硬生生转换为“为什么迪克到现在都没有崩溃倒下”。他有些抗拒继续深入下去,害怕再看到迪克那从未在人前显露过的悲伤绝望。


杰森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哥谭,又顺了一只手机确认时间,却在看到日期的时候皱起眉头。披风争夺战刚过去不久,也就是说布鲁斯已经被困在时空流中,而迪克成为了新的蝙蝠侠。


他记得自己回来大闹了一场,扒光迪克和达米安的衣服将他们绑起来全球直播。哈,几乎都是一些混账事,还为此生了好多粉刺。杰森溜进一家商店偷了几件衣服、假发和化妆品,甚至弄到了一对骷髅耳夹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的街头混混——他可不想遇到迪克意识中过去的自己然后费心去解释为什么会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不过如果真的遇上也许他不介意揍过去的自己一顿。


布鲁斯的“死亡”是打破平静的那块石头。他们不约而同的回到哥谭,没有葬礼,只有还算是像样的吊唁。蝙蝠侠不能死去,而布鲁斯·韦恩不该就这么死去。杰森承认自己曾被彻骨的悲伤击溃理智,着了魔似的企图接替他的披风和他的事业,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下去。即使在当着迪克的面摔下电车之后也是一样,只不过换了个更加结实和密不透风的头罩。


杰森抬起头看着阴暗天幕中投射出来的蝙蝠灯,两个影子掠过他的头顶。摸出一根香烟点燃,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向着蝙蝠洞的某一个入口走去。


没有人取消他的身份认证,即使对自己来说要黑进蝙蝠洞的系统可以说是信手拈来的事情。没有触发警报,自然阿尔弗雷德也不会端着霰弹枪突然出现打他个措手不及。


上一个场景时他没能好好端详蝙蝠洞,现在多少算是得到了第二次机会。杰森看着展览柜里的那些制服,自己从迪克那里继承下来的制服就摆在展览柜里,现在看起来简直娇小单薄的过分,真难以想象他和迪克穿了它那么多年。


有时候杰森真觉得自己生命中那些珍贵时光的限额都在罗宾时期用掉了。他和蝙蝠侠一起吃着爆米花看电影,和夜翼一起去登山,虽然超人让他害怕但被携带着飞行的感觉简直不能再妙。


停,回忆完全没有任何用处。


“嗨,蝙蝠。”杰森回过神来对洞顶的蝙蝠打了声招呼。几只蝙蝠飞了下来落到他的肩上,杰森摸了摸它们,赶在蝙蝠车驶进蝙蝠洞前躲了起来。


只有迪克。


他从蝙蝠车里爬出来将自己摔进控制台前的椅子,摘下面罩露出写满疲惫的面容,敲下几个按键关闭蝙蝠洞的监控,整个人缩进椅子里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杰森摸出他先前顺来的手机,拨通了迪克的私人电话压低声音开口:“迪克,是我,杰伊斯·陶普。”


“杰……”迪克发出一声轻微绵长的呼唤,语调与往常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


“是我。发生了什么?你听起来不太好。”


“什么都没有发生,杰,我很好。”迪克飞快的回答,如果不是能看到迪克的状态,杰森一定已经相信了他。


“迪克,你知道你可以信任我的,对吗?”杰森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再次开口,“你不必……不必跟我隐瞒真情实感。当然你并不一定要这么做,我就只是……只是想……”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尴尬地握着手机卡在那里,直到他听到了迪克的声音。


“谢谢你,杰森。你可以从那个角落出来了。”


好吧,他就不该指望自己能瞒过迪克多久。


杰森走出他藏身的角落有些局促的看着迪克,后者依旧缩在椅子上没有抬头看他。


“什么时候发现的?”


“很早。我可是布鲁斯的第一个门徒。”迪克的声音有些发闷,“但你不是这个世界的杰森,而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也可以这么说。”


“真希望你那边的我不会和我一样搞砸一切。”


“如果你想说的是达米安瘫痪、把我送进阿卡汉姆以及不敢面对布鲁斯的死亡,他也这样。不过我不觉得这算是搞砸。”杰森坐到控制台上,双脚蹬在迪克坐着的椅子上,“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不是布鲁斯,也不会成为布鲁斯。你应该做你自己。”


“阿尔弗雷德也这么说过。但我必须成为蝙蝠侠,而蝙蝠侠必须像蝙蝠侠的样子。你知道吗,我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要是你能放弃杀人就好了。”


“我不想现在跟你因为这个吵架,格雷森。”


“闭嘴听我说,杰。”迪克总算抬起头来展开身体,双脚轻轻搭在杰森腿上,“我知道你有你的想法和坚持,但我一直在想,假如你肯放弃杀人,我就能放心的把披风交到你手里,让你成为蝙蝠侠。”


“你他妈为什么从来就没跟我说过?!”杰森差点从控制台上跳了起来。


“如果我这么说了你就真的会放弃杀人吗?”


“一针见血。继续。”杰森无力的比了个手势。


“我没有让提姆继续担任罗宾的理由是我认为布鲁斯死后我对达米安负有责任,而且我必须照看他以免他再次杀人。但在我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比这些都强烈地多的理由。他坚信布鲁斯没有死,而我……我不希望这种想法影响我。我看到了他的尸体,超人亲自扫描了他的DNA,而他却坚信布鲁斯还活着……”


“他只是怀有希望。”杰森客观的说道。


“但我不能允许自己随便相信希望。我曾经坚信你还活着,以致不能接受你的死亡,不愿去看你的墓碑,否则我一定能够发现你的复活,不致让你在外受尽磨难。所以现在我也同样不能轻易相信布鲁斯还活着,无论我内心中有多想相信这点。至少在找到真正强有力的证据之前我不能相信这种毫无根据的推断。希望越大破碎后的失望就有多大,更何况我们……我……禁不起这种虚妄的希望所带来的一切。你可以尽管说我是懦夫,请。”


“但我并不想这么说。你这种想法是对的。更何况我从来没考虑过布鲁斯还活着的可能,在这种事上我大概也没有什么立场说你。”


“你简直成熟理智得不像我认识的那个杰森了。”迪克轻声说道,小心的蹭了蹭他的腿。


“可别为此责怪另一个我的冲动疯狂,要知道我被搞坏过脑子,”杰森抬手敲了敲脑壳,“不管是被小丑敲坏的还是被炸弹炸坏的又或者是被池子泡坏的,总之是坏过一段日子。不过也别为此责怪你自己,要怪也去怪老蝙蝠。我的墓碑就在他的后院,而他却从没发现我的复活——我可是用自己的双手挖出来的,顶多再加个皮带扣。你是不知道他给我做的棺材有多结实。”


“说到这个……我一直没敢直接当面问你,你恨我们吗?你可以不用回答,我就只是……很想知道。虽然你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你,但我想至少有一些感情是互通的吧?”


“我的确曾经记恨过你们没能杀掉小丑为我报仇。”杰森难得诚实的说道,抬手抓下一只爬到他头上的蝙蝠,“很长一段时间那都可以算作是我的心结。你知道……我花了很多年都没能走出我父母的阴影,这导致我自己也没能很好的接受布鲁斯。而我复活之后,同样花了很长时间沉浸在小丑还活着和自己被取代的怨愤之中,根本没能来得及恨你们。”


“就是说……不恨?”迪克充满希冀的问道。


“也许给我更多时间,我会的。但现在不,一点都不。”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在目睹了他死后发生的争执扭打之后,如果说他还有什么没能化解的,大概就只是关于自己是否在这个家里还拥有一席之地的问题,但这几乎已经不重要了。杰森突然觉得根本不是他来拯救迪克,而是迪克用自己的意识不断开导着他。


就像火鸟和夜翼,火鸟破坏一切,而夜翼修复一切,或许有一天夜翼连火鸟也能一并修复。


迪克好像终于松了口气:“谢谢你,杰。老天,你还真像是长大了。”


“我也不可能一辈子都是个到处留名闯祸的冒失鬼。”杰森轻轻踢了踢迪克,“回到之前的话题?”


“另一个你虽然冲动但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敢面对布鲁斯的死亡,却又同时也不敢相信他还活着。但我知道该怎样做,他给了我启发。但这很冒险,我不确定该不该这么做,一旦失败或是出了意外……”


“嘿,看着我。”杰森屈指敲了敲控制板,“你该相信自己,迪克。无论有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如果你想要去尝试,那就放手去做。看看我吧,不是所有的失败都无法挽回。”


“但你不是失败……”迪克徒劳的想要争辩。


“我的死是。这不重要,迪克。重要的是做你想做的。就算真的失败,那也不过只是否定了一个可能性,让你有更多的理由去相信其他的可能。”


“见鬼,你听起来就像个哲学家,杰。”


“只是多活了一两年。”杰森露出一个挺淡的笑容。


“我猜我们两个坐下来好好聊天的机会不多。”迪克眨眨眼睛,小幅度的放松着躯体。


“可以说从来没有过。”杰森轻轻点头向后靠去,把身体整个倚上显示屏,“你有你的城市我有我的队伍,为数不多的齐聚时间基本都是因为一些该死的突发状况和超级犯罪,仅剩的那很小一部分自由时间里我们总是争吵,再不然就打架。”


“那挺幼稚的。”


“对。特别是在我发现和你们一起行动时我居然不会想要杀掉那些罪犯之后。”杰森翻了个白眼。


“这么说我们应该多在一起行动。”


“你想太多了,迪克。我们有各自的责任。而且你不能否认我对东区毒贩的治理非常有效。”


“但犯罪并没有因为罪犯的死亡而减少。”


“谁让这里是哥谭。”杰森轻哼一声,“犯罪是她的天性,疯子是她的特徽,危险是她的倒影。就这样我们还爱她爱到不行呢。”


无论这座城市如何伤他们至深,无论他们因为什么原因远离这座城市许久,她的黑暗依旧如影随形,拖下连绵不断的阴影,在他们的血脉中流淌,时刻提醒着他们是在哥谭成长起来。而他们也总会回归哥谭,即使最终死亡也将会叶落归根,回归哥谭,回归韦恩庄园。他们出生在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性格和人生际遇,甚至有几个不能说是真正的哥谭人,但他们每个人都在这里留下了血汗和记忆,在这里深深扎下根系。


哥谭埋葬了太多他们的失物。


一阵沉默,只有蝙蝠拍打翅膀的声音间或响起。和之前不同,这沉默所带来的并非尴尬而是一种宁静祥和。他们难得平静和谐的待在同一个地点,没人想要打破这片来之不易的平静。


迪克最先从椅子上站起来,倾身紧紧抱住杰森,甚至把他从控制台上拖了下来,就像之前几次那样依靠在他怀里。


“不管你为什么目的来到这个世界,谢谢你,杰森。谢谢你引导我。”


“别这么说,你一个人也做得很好。即使没有我你也能过得很好。”杰森不知所措的毫无章法的拍着迪克的背。


“你让我觉得安心,不再孤单。”迪克轻声说道,“谢谢你陪我长大,杰。以及……对之前你所遭遇的一切,我感到很抱歉。”


杰森感到了熟悉的眩晕,他眨眨眼睛努力压制住那种感觉,双手搭上迪克的肩把他推离自己以方便直视对方:“迪克,告诉我,你之前对我说过的你喜欢我还算数吗?”


迪克错开了视线垂下眸子,杰森叹了口气开始接受那阵眩晕做好准备进入下一个场景。就在他即将融进黑暗的漩涡时,迪克柔和的声音终于响起。


“只要你愿意,它永不过期。”


EPILOGUE


杰森再一次睁开眼睛时自己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脖子因为长时间后仰而有些僵直发痛,却不知何时多了个头枕隔开脖颈和椅背。他似乎已经回到了现实,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但看起来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都还坐在远处。


“欢迎回到现实,杰森少爷。”


杰森转头看向旁边的床,迪克还在昏睡,只是眉头已经舒展开来,双手也已经放松不再紧握。


“我失败了?”杰森艰难的开口询问,他的心都快从嗓子里跳了出来。他才刚刚发现迪克居然喜欢他,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迪克永远沉睡下去再也无法苏醒。


布鲁斯站起身来走向他,杰森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定在原地无法移动,只能任由布鲁斯把自己圈在怀里。


骗谁呢。


杰森喜欢这个拥抱,喜欢得不得了。他就只比布鲁斯矮上五厘米,没有办法再把头埋进布鲁斯的怀里。但就只是抵住肩颈便能让他觉得整个人都是安全的,完全可以放松下来。


也许他真的从未恨过布鲁斯,长久以来他所期待的一切根本不是清理掉哥谭所有的罪犯甚至也不是找小丑复仇而是一个拥抱。


就只是这个拥抱,他在连自己都没能意识到的情况下苦苦等待了不知多少年。


他真的从未恨过布鲁斯,从未恨过这个家族里的任何人,他对他们所抱有的都是深切的爱意,深切到他愿为了做他们所不能做又必须有什么人去做的事情染脏双手,深切到他把这沉重彻骨而又疯狂暴戾的爱理解成了恨。


他只是从未来得及学会正确认知爱,也没能来得及学会正确回应和表现爱。


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他失败了。


“我很抱歉。”杰森低声说道。他知道迪克对布鲁斯意味着什么,毕竟第一代在感情上总是有那么一点特殊。但布鲁斯只是把他抱得更紧了些。


“你已经尽力了,做得足够好。”布鲁斯轻声说道,嗓音带着些压抑,可听起来却出奇的温柔,像一件柔软厚实的棉衣严严实实的包裹住杰森隔绝起一切寒凉。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从前穿着绿鳞小短裤也能撑过好几个严冬——因为有布鲁斯·韦恩在。布鲁斯用自己的方式关心和爱着他们,所以他们从不畏惧严寒。


“哇哦,小翅膀和布鲁斯在拥抱。是我还在做梦还是他们中了什么古怪的魔法?为什么没人照下来?过了这次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因为刚刚睡醒还带着一些朦朦胧胧的鼻音,迪克撑起身子看着他们,闪了闪身有些迟钝的接住扑到床上的提姆和达米安。


杰森和布鲁斯分开,有些好笑的看着达米安一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骄傲和漠不关心一边笨拙的表达着对迪克的关切,而提姆似乎终于放下心底的一颗大石在迪克旁边蜷缩起来熟睡。


布鲁斯对着杰森和阿尔弗雷德点点头,然后轻手轻脚的抱起提姆,准备将他送回房间。而阿尔弗雷德也终于劝动了达米安离开房间下楼去吃点东西。


房间里就只剩下迪克和杰森,这让杰森联想到他和小迪克相处的场景。真的太像了,除了现在房间里洒满阳光而床上的那个小孩子已经成长为一个优秀的警察和义警。


“所以你看了我的记忆。”


“对。”杰森并不打算争辩他只看到了少数几段。


“你要知道被窥探记忆的感觉真的挺可怕的,尤其是窥探者直接参与进了那些记忆。”迪克的声音很轻。


“我为此道歉。但那是——”


“为了救我,我明白。但不得不说这感觉真的很不好。”


“好吧,我只说这一次,对——”


“但我必须承认,你陪我走过小半辈子的感觉还是挺好的,小翅膀。”


“不——什么?”杰森的道歉戛然而止转为无法度量的惊讶。


“那些记忆和我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发自潜意识的真实,不可能说谎。所以当意识中的那个我对你表达感谢和喜欢时它们都是真的。”迪克缓慢的眨了眨眼睛,“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关于你最后问我的那些和我的答复。”


“没有。”杰森飞快的回答,“只是我们互相喜欢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依旧有着各自不同的立场。我依旧会按我的方式惩罚那些罪犯,必要的时候也依旧会杀人,没什么可以改变的。我没能学会用爱另一半的方式去爱一个人,你明白吗?我根本不知道那东西……那种感情该怎么处理。”


“幸运的是我的经验足够丰富而我们拥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一点一点来。而且,小翅膀,你刚刚说了必要对不对?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你会放弃杀人?”


“我他妈真是脑子里进了原子侠才会对你说这种蠢话!”杰森怒吼一声,抓起枕头丢到迪克脸上。


“天啊,我梦里的那个温柔的小翅膀去哪了?”迪克抓下枕头抱在胸前夸张的作出心痛的表情。


“那就回你的梦里去吧!再也别醒过来!”


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在房间外交换了一个柔和的眼神,没有进去制止迪克和杰森的争吵打闹而是走下蝙蝠洞开始更换蝙蝠装。


不过只是哥谭又一个平凡的日子。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