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戦戰

祝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世界里熠熠生辉

【子分中心】“Capreae” - “女妖号” Chapter 29 多事之秋(下)

後番茄楽園:

Chapter 29 多事之秋(下)


这世上女子无数,有胆量从霍兰德家中无缘无故夜半失踪的却不多。只消想想这位女士能去的地方,霍兰德便随手抓了一件外套火速往海军驻所赶去……卫兵回避闪烁的神色告知了一切,果真不出霍兰德所料。


今晚会是一个不眠夜。


罗维诺·瓦尔加斯自然知道,也清楚像他这样的大盗上路的阵仗必定隆重。这推断业已从门边摆凉了的丰盛异常的牢饭还有被和牢饭一同送来的繁复衣裳这两处得到了证实。他已知自己离死不远了,最粗最牢的绞索等着他,他的医生违心地与他玩笑,说那绳索远没有加洛特绞刑来得庄重,配不上他自土耳其人处继承的权力与荣光。罗维诺反而嫌弃后者徒有匹配国王的美名,毕竟是那样缓慢折磨受刑者的绞杀,又几时当真留下过坐上它的大人物们的宝相庄严?


这是他与亚瑟·柯克兰医生说过的最后几句话了。医生在前一天的午前屈尊到这牢里来向他道别。罗维诺发自肺腑地感激医生为他看病时的仔细周全,为医生念了一首短诗,又告知医生短诗的出处。医生随即与他拜别,当下——罗维诺猜想——应当是已经身在某一条远离皇家港的船上了。


罗维诺只想到这儿。他并不去推想这短诗将会带给亚瑟·柯克兰的福祸,毕竟这是那位医生自己的选择。福祸皆是医生的因果,自有那人自己去承受,就像罗维诺此刻晒着月光等候着被送上绞刑台一样。


然而纵使他猜中了这前面许多,却也想不到他今夜还有另一番不得安宁。他竟不能安静等死,如此夜里,他这牢房居然还有好几位不速之客。


“小姐,这都多晚了?”


安东尼奥的话音响起来的时候,饶是罗维诺也不免打了个激灵,牢门外的贝露则更为不妙,即便她外罩的斗篷厚实,可以隐藏许多紧张,也阻止不了安东尼奥吓人的声音。


“霍兰德竟然照顾不好您,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上校大人言重了,”贝露稳住了嗓音,“您又怎知霍兰德大人不曾护送我来呢?我一个小小侍女,总不可能独自进到这里来,而不闹出些什么动静。”


“可巧,我来时留意了外头可没有马车。像您这样的女士在深夜里走路,霍兰德可不能做出这样冒失的事情。”


“这你倒是说对了。”


又一个声音从安东尼奥身后传来,正是霍兰德,他身旁还站着一名神色不安的士兵,看见安东尼奥就敬礼报告,说自己值的是十分钟之前的岗,临换班之前受霍兰德的吩咐放进了这位小姐,换班时却忘记向同僚招呼,以至于产生了十分不妙的误会。他眼下坦承失误,愿意扣除一个星期的薪水做罚用以弥补。


安东尼奥听过这解释,眉头越发拧起,仍旧怀疑:“更深露重,您带着这位小姐骑马来探监吗?”霍兰德则站到贝露跟前回话:“到底是来见明日就要受死的大海盗,我们可没有总督府上那样的底气,可以撑起光天白日里乘坐四驾马车大驾光临的排场。”安东尼奥对此不置可否,霍兰德也懒得再与他废话,只管好贝露,用不容异议的语气对她说:“好了,女士,你现在已经见过这人了。我听从了您的愿望,该您开始听从我了。”


霍兰德并不给贝露回答的余地,拉扯了她就转身要走,又仿佛随意地向安东尼奥道晚安,言:“你也来与这位先生话别?”安东尼奥一闪而过的神色古怪没有逃过霍兰德的眼睛,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三人今天都来过这里。我同女士先回去了。留下些时间给你们独处罢!”


安东尼奥听了,竟向霍兰德恨恨地剜了一眼,但终究只能选择与霍兰德两人一道离开去了。


良久,这原就该僻静的地方又响起一声叹息。这叹息里裹含的情义太多了,人类众多的词汇语言都难以表述,甚至不足这情义的十分之一。




“真不知是哪一朝兴起的恶毒娱乐,看见有人要死去,竟然热闹得要举行祭典来了!”


费里西亚诺站在高处向下望,最为醒目的是绞架,绞架周围有乌泱泱的人,摩肩接踵交头接耳,喧闹声配上迫不及待等着好戏的兴奋神色,“惹人生厌!”


总督听见了他这般很恨地抱怨,不赞同地喝止了一声。费力西亚诺听见了,只背转头去,跟嘴巴一同紧闭的还有那一双泛红的眼睛。安东尼奥来时正巧看见了这一幕,暗中也紧捏了一把拳头,好歹才能不动声色地同这两位先客打过招呼,这才走到自己的位置跟前坐落下去,同样闭上眼睛,好养护一下昨夜里跟霍兰德周旋到逼近凌晨时候几乎损耗殆尽的精神。后者随他而来,神色同样难看。不过总督更诧异随同两位军官到场的女士!他记得这个姑娘,随同罗维诺在总督府上服侍过一段时日……总督尤记得她那时活泼,可与今日的憔悴绝望判若两人。


总督自然想不到,为了防止贝露再有图谋,霍兰德居然凌晨押着她回到住所就极为无礼地掀了这女士的裙角,在从脚踝往小腿捆了三道粗且牢的绳结,大大地阻碍了她奔跑的自由。眼下这三道绳结都被盖在裙子底下,他与她谁也不说,外人是决然无法想象得到的。


这些人聚齐了,各自存了心事,无人愿意打个招呼。总督府上一名侍从不得不穿过这一片尴尬前来报告:囚车已经出发了。总督挥手让人退下,并不在意那边厢——霍兰德皱了眉,安东尼奥往这里打量——最终又默契地沉默起来,没有一句声响。


 


囚车确是出发了。


罗维诺坐在车厢里随着颠簸摇晃……他心中已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很了解自己走的这条路,难行又狭窄,又有许多屏障阻挡在前,他翻过了一道又一道。为自己能活着走得更远些,他伤过许多人的性命,如今轮到他自己了,没有什么可不甘的……不过是如今终于走到死路里了——




——车却忽然停了下来。


罗维诺瞧着眼前打开车门的人面色古怪。他见了那人身后景致,忽而心中一动,这显然不是通往刑场的路。


这人也不是应当出现在这里的人。


“汤玛士?”


罗维诺姑且凭记忆试探着唤了个名字,对方便更加恭谨起来,要将罗维诺请下车……这是什么戏码罗维诺自然心中有数。他并不马上下去,只在车中严词问:你们带来的是什么人?


答案是一个孝子,为家里的赌鬼抵债。


海盗船长气笑了。


罗维诺一把将这衷心诚恳为总督府上服务的青年推出了车,牢牢拉起车门,又脚蹬车夫所在的位置,砰砰两声。那车夫是两个小兵,迫于总督府上的赫赫威势应下了这事,却早在心中后悔七分!如今一见事不能成,更想要将功抵罪守住自己的饭碗,当场逃也似得驾车回往刑场的路去了。


囚车抵达得仍旧准时。刑场的士兵虽震惊于车锁不见踪影,见到死刑犯好端端坐在车内还是大松了一口气。然而马上又为后者一句“辛苦”的慰问把心提上了嗓子眼儿。罗维诺好整以暇地瞧着这些人——下了囚车——又好整以暇地望过了来看这热闹的所有人……他的目光终于扫到了高处——


他看见了……


他看见了贝露灿灿的金发;也看见她掩面屈起身来……他又在心底哀叹了一声“傻姑娘”;他也看见了霍兰德,看见他对那女孩儿是照顾的……这多少减去了他心里几分牵挂;


他看见了子爵激动地站立起来,带着无以复加的震惊之色;当他每向前走一段路,子爵就随同他前行一步;总督也随即与他同来……他已然老去了的祖父啊!这使他紧紧闭眼了,纵然他心底催促他再看看罢!再看一眼家人!他到底闭着眼睛往前行了长久的几步路,才又得了贪婪鼓足来的勇气回过头,他们已经不能再跟随,这并不使他心中悲痛,能得见这最后一面,没有什么不满足了。


 


没有什么不满足了。


 


女妖号的船长站上了绞刑台,仰起头,最后望向那高处……他看见了。看见那捕捉到他的军官终于胆敢立到最靠前的位置来;绞索挂上了他的脖子,并不能把他的肩膀压垮下一分;他不再向那一处望了,只高高地将头扬起来……




——“瞧啊,多好的天气。”


晴空碧蓝有如宝石色,不逊于海……这也是他的故处……


 


君父的海港之城啊!远海的黄金之都!降落吾于尘世之地……




——“……………………”






 


“Capreae” - “女妖号” 




      Chapter 29  End



评论

热度(21)

  1. 战戦戰後番茄楽園 转载了此文字